最近读了吴军老师的新书《硅谷之谜》了解了硅谷的发展历史,硅谷成功的秘诀,以及硅谷的成功为什么难以复制。 吴军老师的书有一种独特的魔力,以至于让人爱不释手,从《数学之美》,《浪潮之巅》到《文明之光》无不如此。 他如此广博的知识面,以及独到思维方式,形成了“看尽全书而融为一体“的上帝视角,每每让你拍案叫绝 。所以拿到《硅谷之谜》这本书之后我是一口气读完了。

  本书首先阐述了硅谷的奇迹,硅谷这个地区面积狭小,人口也只占美国的人口总数的1.5%, 但是这样一个地区去创造了热内科技史和工业史的奇迹。具体表现为硅谷连续不断的催生出了一大批伟大的明星公司 (Google,Apple,Facebook,Intel等);培养了两所世界超一流的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的旧金山分校和伯克利分校); 诞生了一批伟大的风险投资公司(凯鹏华盈,红杉资本);还有就是能够成功的完成多次的产业变迁。 这些能做到一个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但是却能在硅谷地区同时发生,不得不说是奇迹了。

  这么多年以来,中国和世界各地仿照硅谷建立了许多科技园,但是那些科技园远无法跟硅谷相比,更没有成为创新之都。 那么硅谷到底是具备了这些科技园不具备的哪些优势而是的它们无法复制硅谷的成功呢?吴军老师将一些主流媒体的各种解释总结如下:

  1. 气候说,即硅谷具有良好的气候条件
  2. 斯坦福之说,即硅谷的成功是因为斯坦福大学不断的孵化出新的创新公司
  3. 风险投资说,即硅谷的成功是靠风险投资促成的
  4. 政府扶持说,即硅谷的成功是因为政府给予了极大的扶持
  5. 知识产权保护说,即对专利的保护是硅谷能够不断创新的原因

  吴军老师在书中针对不同的解释一一驳回,说明那些原因对硅谷的成功有帮助,但是仅此而已, 远不像一些媒体所报导的一样,是硅谷成功的决定性因素。硅谷的成功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接下来作者从硅谷的起源,发展说明了硅谷的形成具有历史的偶然性,是天时,地利和”人不和“的结果 IBM偶然的选择将它的实验室建立在旧金山弯区,从而为硅谷地区带来了大量的科技人才,尤其是计算机领域的人才; 其次是斯坦福教授特曼钻了斯坦福夫妇医嘱的空子,将斯坦福大学的土地出租,建立了斯坦福工业园; 诺贝尔奖获得者肖克利靠自己的名气聚拢了一批世界上最优秀的技术人才,然后又把他们赶出去办公司, 为湾区日后成为硅谷提供了人的因素。这些因素聚集到一起非常不容易,所以说硅谷的诞生本身也是一个奇迹。

  硅谷诞生之后,又经历过好几次成功的转型,而使得硅谷长盛不衰。硅谷早期是靠半导体兴起的,这个时期的代表企业就是仙童公司, 到20世纪70年代,转型到软件产业和生物制药产业,开辟了新的商业模式,这个时期的代表公司是甲骨文公司和基因泰克公司, 到了20世纪90年代,硅谷又成功引领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浪潮(硅谷2.0),现在的硅谷已经成功进入了后互联网时代和智能时代(硅谷3.0)。 事实上这些转型每一次都很困难,只要有一次转型不成功,就没有今天的硅谷,所以说硅谷的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转型就是一个有一个奇迹。

  讲完硅谷的发展之后,作者就开始切题,从硅谷的独特之处和硅谷的企业文化来阐述了硅谷成功的秘诀:

硅谷的独特之处

  1. 对叛逆的宽容和支持。最著名的就是”八叛徒“创立仙童公司的事迹了。
  2. 兼容多元文化,这使得硅谷能够聚集全球精英,而且硅谷的公司一开始就是面向全球市场,开发全世界使用的产品,极具竞争力。
  3. 拒绝平庸,不干预企业的自由竞争,形成正向淘汰,把最好的资源给最卓越的企业,让平庸的公司自由死亡。

硅谷的企业文化

  1. 宽容失败的文化,这体现在不仅社会宽容失败,而且公司内部也是宽容失败,像Google, Apple, Facebook这样的公司, 我们现在知道只是他们成功的产品,但是实际上他们内部失败的产品远比成功的产品多。
  2. 工程师文化,硅谷的工程师很收人尊敬,收入也很高,另一方面,工程师的专业技能也是非常厉害,有很强的动脑和动手能力,喜欢自己动手解决问题。
  3. 不迷信权威,这表现在员工不受所谓专业的约束,重视实战能力而不看中名声,还有就是敢为天下先。
  4. 扁平式管理,企业和员工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工业时代的雇佣关系,而是契约关系,这样能够大大激发员工的创造力。
  5. 世界的情怀,硅谷很多奇怪的人,他们做事情不为赚钱,只为了能改变世界。

  在本书的最后两章,作者从产业的科学基础和方法论出发,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理论。 吴军老师认为,工业时代的科学基础是牛顿力学,它强调机械思维,认为未来是确定的并且可预测的, 而经典的泰勒科学管理方法其实就是牛顿力学的方法论在工业时代管理上的应用。但是到了信息时代, 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成为了现代商业活动的主流特征,因此过去那种基于确定性和可预测性的管理方法,产品设计, 以及开发方式已经不能适应新时代的要求了。作者认为,信息时代的科学基础上是三论,即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 硅谷在三论诞生之前没有什么产业,所以不受工业时期机械思维的束缚,直接跳过了工业时代的局限, 直接采用了三论的思维方式和方法论去生产和管理。

  在最后一章,作者用三论的方法解读了硅谷宽容叛逆,多元文化,宽容失败,拒绝平庸的特质, 并说明了这些特质在信息时代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例如,关于多元文化的重要性,作者强调, 一个封闭的系统总是朝着熵增加的方向变化的,即从有序变得无序,只有从外界引入负熵,才能是系统重新变回到有序状态。 因此一个公司也好,一个组织也好,如果引入多元文化,就会变得更好,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在比如,作者用香农的第一定律解释了拒绝平庸的重要性,即把最好的资源分配个最好的个人和企业,这样才能提高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

读完本书,你会发现硅谷的神奇之处不在于产生了多少GDP,而在不断的引领世界科技发展的潮流, 不断的产生伟大的公司,因此而改变人类的生活。在了解商业文明的发展轨迹,工业产业的变迁规律之后, 我们会发现我们并不需要复制硅谷,只需要借鉴他的经验,结合各地的实际情况,按照信息时代的规律办事, 如此就能催生出伟大的公司,出现像硅谷一样引领世界科技发展潮流的创新之都。